<menuitem id="vvjrd"><ruby id="vvjrd"></ruby></menuitem>
<cite id="vvjrd"><span id="vvjrd"></span></cite>
<var id="vvjrd"></var><ins id="vvjrd"><noframes id="vvjrd"><var id="vvjrd"><noframes id="vvjrd">
<cite id="vvjrd"><span id="vvjrd"></span></cite>
<cite id="vvjrd"><noframes id="vvjrd"><ins id="vvjrd"><noframes id="vvjrd"><ins id="vvjrd"></ins>
<ins id="vvjrd"><noframes id="vvjrd"><ins id="vvjrd"></ins>
<th id="vvjrd"></th>
<ins id="vvjrd"></ins>
<ins id="vvjrd"></ins><ins id="vvjrd"></ins>
<i id="vvjrd"><noframes id="vvjrd"><del id="vvjrd"></del>
<cite id="vvjrd"><noframes id="vvjrd"><cite id="vvjrd"></cite>
律師咨詢網會員登陸地址  選擇用戶類型注冊律師咨詢網
律師咨詢網在線服務熱線:400-668-6166400-668-6166
返回首頁 |
手機站 |
律師黃頁 | 微辦案APP

民事法律

經濟法律

刑事行政法律

涉外法律

公司專項法律

其他非訟法律

船舶抵押權與船舶優先權的效力沖突解決

來源:大律師網 法律知識 時間:2019-07-05 瀏覽:1130
導讀: 船舶抵押權和船舶優先權都是以船舶為標的物的擔保物權,由于發展國際海運業需要巨額資金且風險極大,于是這兩項制度應運而生。船舶抵押權的設定為船舶所有人解決了融資難的問題且不影響船舶的正常營運,而船舶優先權

船舶抵押權和船舶優先權都是以船舶為標的物的擔保物權,由于發展國際海運業需要巨額資金且風險極大,于是這兩項制度應運而生。船舶抵押權的設定為船舶所有人解決了融資難的問題且不影響船舶的正常營運,而船舶優先權自發保護為保全船舶、安全續航發揮重要作用的債權人利益,鼓勵他們繼續為船舶所有人提供資金融通或供給勞務,以保障船舶航行之安全,這兩項較古老的海商法制度都為推動國際海運事業的發展居功至偉。

根據法律規定,船舶優先權之優先性高于船舶抵押權之優先性,這樣就產生了一對矛盾:當同一條船舶上既有船舶優先權又有船舶抵押權時,因為須先清償完船舶優先權,待有剩余,才清償船舶抵押權,那么船舶抵押權人的債權就有可能得不到清償,所以,法律規定的船舶優先權項目越多,范圍越廣,對船舶抵押權人的利益的威脅也就越嚴重。更有甚者,因為船舶優先權欠缺公示方法,具有秘密性、不公開性的特點,抵押權人在設定抵押時以及在設定抵押后,對在抵押船舶上已經產生的以及將來可能產生的船舶優先權均無法知悉,因此抵押權人的利益能否得到有效保護始終處于無法預知的狀態,等到抵押債權期滿,抵押權人將船舶依法拍賣欲清償債務之際,各種優先權紛紛從秘密狀態轉為公開狀態,并且享有優先于船舶抵押權清償的權利,如果拍賣的價款不能足額滿足船舶優先權或所剩無幾,船舶抵押權則幾乎毫無擔保效力。因此,船舶抵押權與船舶優先權之間的效力沖突,加大了船舶抵押權人的借貸風險,在相當程度上打擊了抵押權人的信心,使他們視為畏途,望而卻步,這樣,海商法創設的船舶抵押權制度的融資作用就會大大地被削弱,進而將大大地制約國際海運事業的發展。

有鑒于此,筆者認為有必要對船舶優先權制度作一深刻反省,公平合理地解決船舶優先權和船舶抵押權之間的效力沖突。對于這一問題,目前,在法律理論界主要存在三種主張:一是廢除船舶優先權制度,其作用由船舶抵押權制度所取代;二是建立船舶優先權的公開登記制度,以限制和減輕對包括船舶抵押權人在內的債權人和善意第三人的損害;三是壓縮和減少船舶優先權擔保的海事請求的項目,以提高抵押權人的地位。

筆者認為上述三種主張都有不妥之處。對于第一種主張,筆者認為,廢除這樣一個過去曾為國際海運事業的發展作出巨大貢獻,而且將來仍將發揮巨大作用的法律制度,誠為可惜。而且船舶優先權和船舶抵押權雖然同為債權之擔保,但所擔保債權的種類有較大的差異,船舶抵押權作為約定擔保物權,所擔保的是金錢借貸債權,為有效存在之確定債權,而船舶優先權作為法定擔保物權,所擔保的則是為了保全船舶、安全續航而產生的特種債權,債權成立的時間、類別、數額均處于不確定狀態,因此,用船舶抵押權取代船舶優先權,無論在理論上還是在實踐上,都有難以逾越的鴻溝;對于第二種主張,筆者認為,由于船舶優先權所擔保的債權的產生、增減和消滅都不可預知,船舶和船員的流動性也比較大,各類債權人的人數較多且分散于世界各地,船舶優先權法定存續期間較短……,要求船舶優先權人隨著債權的產生、增減和消滅去作設立、變更和注銷登記,將使他們不勝其煩,其實行的難度可想而知,其可行性也將大打折扣。再說,船舶優先權作為法定擔保物權,不能隨意剝奪,這樣,船舶優先權人不登記的責任就很難設定,而沒有責任的義務將形同虛設;對于第三種主張,筆者認為,國際海事委員會已作出了不懈的努力,先后制定了《1926年統一船舶優先權和抵押權若干規定的國際公約》、《1967年統一船舶優先權和抵押權若干規定的國際公約》和《1993年船舶優先權和抵押權國際公約》,這三

個國際公約都為壓縮和減少船舶優先權擔保的海事請求的項目做了大量的工作,特別是第三個國際公約已將其壓縮和減少到了最小限度,進一步壓縮和減少的可能性不大。因此,上述三個主張都不可取。

筆者認為,要解決這一問題,關鍵是消除船舶優先權的秘密性,增強其透明性,使抵押權人在設定抵押時,能準確掌握已經產生的船舶優先權,據此以預知借貸風險,從而決定是否同意借貸或者提高借貸利率。因此,筆者建議,在立法時,可借用保險法中的最大誠信原則和程序法中的船舶優先權催告程序。

根據法律規定,船舶優先權人可向船舶所有人、光船承租人和船舶經營人主張船舶優先權,但只有船舶所有人才享有船舶抵押設定權。在通訊技術高度發達的今天,對在設定船舶抵押時已經產生的船舶優先權,船舶所有人都應能及時知道,所以,只要他們本著最大誠信原則,如實告知已經產生的船舶優先權,消除其秘密性,就能讓船舶抵押權人初步掌握已經產生的船舶優先權,權衡利弊,作出正確抉擇,從而達到減少借貸風險的目的。抵押人故意隱瞞事實,不履行如實告知義務的,或者因過失未履行如實告知義務,足以影響抵押權人決定是否同意借貸或者提高借貸利率的,抵押權人可以決定提高借貸利率或者解除借貸合同,并提前實現船舶抵押權。在抵押人告知了已經產生的船舶優先權后,抵押權人如何知道抵押人真正履行了如實告知義務呢筆者建議,借用程序法中規定的,為船舶轉讓時消滅船舶優先權而設定的船舶優先權催告程序。海事法院受理船舶優先權催告申請后,應當在七日內向已知的船舶優先權人發出通知,同時通過報紙或者其他新聞媒體發布公告。船舶優先權催告期間為六十日。在船舶優先權催告期間,自船舶抵押合同成立之日已經產生的船舶優先權的優先權人應當在海事法院辦理登記。已經登記的,在該船舶優先權存續期間,登記繼續有效;未登記的,在該抵押權人為實現船舶抵押權而拍賣抵押船舶時,視為放棄在本次拍賣船舶價款中受償的權利。

通過借用船舶優先權催告程序,一是可以檢驗抵押人是否履行了如實告知義務;二是敦促抵押人確實不知道的船舶優先權人前來登記;三是可以剝奪在催告期間未予登記的船舶優先權在該抵押權人為實現船舶抵押權而拍賣抵押船舶時,從本次拍賣船舶價款中受償的權利。這樣,在設定船舶抵押時已經產生的船舶優先權就會從秘密狀態轉化為明確、具體和透明狀態,以利于船舶抵押權人作出正確的決策。

那么,在借用最大誠信原則和船舶優先權催告程序后,實行起來有多大的可行性呢筆者認為,可行性較大,理由是:第一,由于借用的最大誠信原則和船舶優先權催告程序的截止時間都規定在設立船舶抵押時,即船舶抵押合同成立之日,在這一具體的時間點上,已經產生的船舶優先權是確定的(可能有些船舶優先權的具體數額暫時還不能確定,但在不久的將來還是可以確定的),而且也可以為船舶抵押人和船舶優先權人所知悉,所以要求他們履行如實告知義務和登記義務,在事實上是切實可行的;第二,最大誠信原則和船舶優先權催告程序都是較為成熟的法律規范,適用于船舶優先權制度,在實體上和程序上都不存在任何障礙,所以,在法理上也是切實可行的;第三,誠信原則是民、商事活動的最基本原則,是民、商事法律中的“帝王條款”,要求船舶抵押人履行最大誠信原則,只不過稍微加重了一點義務而已,并非勉為其難;第四,由于一艘船舶的價值有限,在船舶優先權存續期間,船舶所有人在同一船舶上多次設立抵押的機會不是很多,所以借用船舶優先權催告程序后不會給船舶優先權人增加很多的麻煩。而且在設定船舶抵押時,已經產生的船舶優先權經登記后,在其存續期間,登

記繼續有效,可以達到一勞永逸的效果;第五,根據船舶抵押人的告知,對已知的船舶優先權人,可用書面的形式通知其登記,而對未知的船舶優先權人,可用公告的形式通知其登記,這樣,可從程序上保證船舶優先權人充分參與登記;第六,借用的船舶優先權催告程序雖然剝奪了未予登記的船舶優先權人從本次拍賣船舶價款中受償的權利,但并未剝奪其船舶優先權,無論該船舶的所有人是否變更,他們都可以依法另行扣押并拍賣該船舶來實現自己的權利,這樣,不登記的責任就規定得明確具體且公平合理了。

總而言之,通過借用最大誠信原則和船舶優先權催告程序,能夠有效地消除在設定船舶抵押時所產生的船舶優先權的秘密性,為船舶抵押權人決定是否同意借貸或提高借貸利率提供參考依據,減小因船舶抵押權和船舶優先權之間的效力沖突而給船舶抵押權人帶來的較大的借貸風險,從而增強借貸信心,對推動船舶抵押權制度的發展相信會有一定的裨益。然而,令人遺憾的是,借用最大誠信原則和船舶優先權催告程序,仍無法消除在設定船舶抵押后所產生的船舶優先權的秘密性,使船舶抵押權人仍負有較大的借貸風險,但此種風險應屬于商業活動的固有風險,如何有效減小或消除該風險,有待有興趣的法律界同仁們作進一步的探討。

有用 (25)
分享到:
在線咨詢
找律師

立即提問,免費短信回復

數萬律師在線權威解答

公眾號 手機站
公眾號 - 大律師網(Maxlaw.cn) 手機站 - 大律師網(Maxlaw.cn)
聯系我們
律師打官司、法律咨詢就上大律師網,全國律師咨詢熱線電話: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B2-20150091 Copyright @ 2008-2019 大律師網 版權所有
法律顧問:上海錦天城(廈門)律師事務所 | 國家信息產業部備案: 閩ICP備08005907號 | 閩公網安備 35020302001683號
影音先锋5566_看电影就5566影音先锋_看电影就来5566先锋av